筆趣閣 > 修真之破道 > 第63章 初成長(三)

第63章 初成長(三)

  第九章

  “你血口噴人,老爺,妾身絕沒有交代這丫頭干過這等齷齪事,請老爺明察。”詩葉剛說完富察氏就上趕著表明心跡,聲稱自己是被冤枉的。

  覺羅氏看了看了一眼上趕著證明自己是無辜的富察氏,思考著她是傷了嘎魯玳的真兇的可能性。富察氏失了一個兒子還不夠嗎?,竟敢對嘎魯玳出手,她是以為我真的修身養性,做那面團似的慈悲人,隨便哪個人都能捏兩下,還是她唯一僅剩的女兒也不想要了。自己雖按照當年的大師所言并未殺生,可是弄死個沒長起來的的小丫頭不需要自己動手就可以,當年富察氏的兒子不就是感染風寒,救治不及時才這么去的嘛!

  覺羅氏看了看驚慌失措的富察氏,這富察氏原是老爺下屬送來討老爺歡心的。富察氏原屬滿軍鑲藍旗,雖然也姓富察,但是可與鑲黃旗沙濟富察氏旺吉努孫哈什屯家族沒有多大關系,其父不過是捐了個閑職,領著俸祿吃閑飯的。沒有可靠的娘家護著,富察氏在失了兒子又難產卻生了個女兒時就已經失了老爺的寵愛,只靠著大格格和與老爺往日的情分,才不至于日子過的太難過。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害了嘎魯玳的人,倒是那個舒舒覺羅氏雖是嘎魯玳的生母,但是可不見得有多疼愛這個女兒,就憑她把嘎魯玳的身世抖了出來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滿洲的女兒是珍貴,但是嫡庶的差別也是不可忽視的。一個滿族的庶格格再怎么得寵也沒有嫡格格珍貴,不說入宮為妃為嬪,就是嫁到宗室里庶格格也大多是討不了好。古代講究娶妻娶賢,大清更是把這條前人經驗貫徹的十分徹底。清朝娶妻更注重妻子的管家能力,清朝較前朝對于女性的束縛較少,夫人之間的來來往往的應酬也較多,若是夫人管家能力不行,到時候丟的可是一家人的臉面。而嫡格格自小跟在母親身邊耳濡目染,該學的東西都跟母親學了個七七八八,管家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也大多數看母親處理過,知道該怎么解決,自然比不是只在臨選秀的的前幾年由嬤嬤教授的只有理論知識卻沒多少實戰經驗的庶女可比的。如果不是雙方家世差距太大,男方高攀了女方,大多數人家娶妻都是娶人家的嫡女而不是庶女。而自從順治爺頒布了八旗選秀制度以后,嫡庶之間的差別就更加明顯。可是舒舒覺羅氏就是的沒見識的,為了爭寵什么事都干的出來,連嘎魯玳是側生子的身份都抖了出來,干出這種事也沒什么奇怪的,況且據那個一直盯著詩葉的秀兒說,詩葉一出來就直奔舒舒覺羅氏的院子里啊!

  想明白的覺羅氏看著富察氏在那里演戲,對身邊的林嬤嬤示意讓她把秀兒帶上來。林嬤嬤看懂了覺羅氏的吩咐,悄悄隱去身形,吩咐人辦事去了。

  而這邊,富察氏跪在遏必隆的身前哭著說“老爺,您是知道我的。我平日里看書撫琴,最是安分不過的啊!我怎么可能想出這等毒計來謀害二格格,再說大格格當時也在,萬一那個賤婢一個不小心傷著大格格了,那我可怎么活呀!我的兒子剛去了沒多久,要是我拼死拼活生下的珠兒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我怎么可能活的下去嘛!求老爺明察秋毫,莫要讓那起子害人的小人逍遙法外啊!”

  錢氏給遏必隆行了個禮,上前答道“姐姐這話可不對。我素來是個直腸子,若是說錯什么話姐姐你可別往心里去。姐姐你若真是擔心大格格,又怎么會放任大格格只帶了個貼身丫鬟就跟著二格格和大爺走了呢!”

  錢氏這么一激富察氏腦中也更清楚了,“妹妹這是說的什么話,我素來疼愛珠兒,又怎會讓她就這么跑出去。可是中秋那晚舒舒覺羅妹妹也不知因為何事而高興不已,拉著我直說我花樣子描的好看,直拉著我要我教她呢!這才錯手讓珠兒自己跑了出去。后來我跟舒舒覺羅妹妹聊完了才發現珠兒不見了,這才慌了神的派人去找呢!”

  聽了這話,遏必隆不自覺的又皺了皺眉,富察氏說的話指向性太強,就只差明說是舒舒覺羅氏攔著富察氏不讓她在珠兒身邊多加人手的。那還不如直接說是舒舒覺羅氏害得嘎魯玳傷的那么重的。可是舒舒覺羅氏是嘎魯玳的親額捏,她不可能害自己的親生女兒啊!

  舒舒覺羅氏也上前行禮,臉上一副眩然欲泣的表情“姐姐這是誤會我了。姐姐素來知道妹妹我出自小門小戶,嫡母更是看不慣我們這些庶女。妹妹我的女紅一向不好,但是寒冬將至,剛好老爺前些天賞了我一些上好的貂皮,我想著用這些衣服做件斗篷,老爺出門時也能暖和些。我繡的不好才向姐姐請教,誰知竟被姐姐誤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舉報后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辽宁11选5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