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恰似你的溫柔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畫中的女人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畫中的女人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畫中的女人

  這樣一來,得不到蕭銘揚的信任,自己就只能站在張凱楓那邊了。他這算盤打得可真是響啊,可恨自己之前還幫你說過話呢,沒想到他和蕭銘揚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于薇氣呼呼的,轉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間,也不管蕭銘揚是何反應,“砰”地一聲,就把門狠狠甩上。

  孤身站在客廳里,蕭銘揚先是冷笑了一聲,然后才輕手輕腳地走到林雨晴的房間,并且毫不意外地看著神色清醒的她。

  聽到聲響,林雨晴忙回身看去,見蕭銘揚衣著整齊,臉上也沒什么掛彩的地方,這才偷偷松了口氣,走到他身邊問:“于薇肯定不知道要準備什么,我還是出去幫幫她好了。”

  “不必了,張凱楓和馬克已經離開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下。”

  得到這個消息,林雨晴面色一松,道:“是嗎,那就太好了。”

  見蕭銘揚直勾勾地看著自己,林雨晴別扭他垂下目光,問:“你今天出門早,又沒吃早飯,要不然我替你準備份飯菜好了。”

  林雨晴起身就要去準備,卻不想被蕭銘揚一把握住,并將其拽到身邊,神色深沉地說:“我不餓,你不要跑來跑去的,我們說會兒話吧。”

  “說什么?”

  雙目幽幽地注視著林雨晴,蕭銘揚說:“以后我不在家的時候,不要讓奇怪的人出入這里,知道了嗎?”

  “你……是指張凱楓和馬克嗎?”

  “自然是包括他們兩個的。”

  咬著紅唇,林雨晴點頭,說:“好,我知道了。”

  看林雨晴欲言又止的模樣,蕭銘揚攬住她的肩膀,語氣輕柔,道:“你會不會覺得我限制了你的自由,讓你困擾了?”

  輕輕搖了搖頭,林雨晴笑道:“我知道,你也是擔心我,我不會胡思亂想的。”

  額頭抵著林雨晴的,蕭銘揚微微閉著眼,慢悠悠地說:“雨晴,我不能忍受失去你的痛苦,所以我不可能漠視任何可能存在的威脅。”

  看著那么驕傲的蕭銘揚,卑微地說著心底的倉皇,林雨晴心疼地撫摸著他的臉頰,說:“對不起,是我惹了不必要的麻煩,讓你煩擾了。不管發生了什么,你要記得,我愛的人,只有你一個人,誰也不會把我們分開!”

  林雨晴的告白,讓蕭銘揚動情不已,俯身便吻上了林雨晴的紅唇,輾轉反側,用熱情傳達著自己的愛意。

  ……

  手中拿著一根畫筆,在畫板上不斷勾抹,沒一會兒的功夫,就看到一個女人的輪廓出現在畫紙上。

  看著上面的女人,朱迪撇了撇唇,不屑地說:“不過是個瘦弱的女人,怎么一個兩個都當成寶貝似的。”

  目光依舊停留在畫紙上,可司文的目光中劃過一絲狠色,警告道:“你最好把這句話咽回肚子里,我不希望再聽到!”

  雖然與司文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朱迪也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不是好惹的角色,聽了他的警告,即便心中有些不爽,還是老實地閉上嘴。

  仔細地勾畫線條,司文漫不經心地問:“東西已經給雨晴看過了嗎?”

  “當然,林雨晴看了照片,很傷心的模樣。但是她也懷疑照片的真偽,并非深信不疑。我覺得這女人變了好多,你確定你的法子能奏效嗎?”

  “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話去做,不需要質疑我的決定。”

  司文冷漠的態度,讓朱迪皺起了眉。雖然她是聽從司文的指揮行事,但這并不代表自己就比司文矮了一截,兩個人還是合作的關系。

  見朱迪不說話,司文側頭看了下。察覺到朱迪的不悅,司文便笑道:“怎么不說話了?”

  勉強笑了下,朱迪說:“我只需要遵行你的命令就好,根本不需要發表任何評論。”

  “都說女人心眼小,今天算是領略到了。”

  司文說著,將畫板放在一旁,道:“合作之初,我就說過,我來制定行動策略,你來負責實施,彼此毫不干涉。怎么才合作沒幾天,你就要反悔了嗎?”

  朱迪慢慢冷靜下來,平復心緒之后,說:“是我剛剛多慮了,抱歉。”

  “說什么抱歉,我們是合伙人,意見相左,就應該互相商量著來。”

  笑瞇瞇地看著朱迪,司文心想這就是朱迪比莉莉絲優秀的地方,能接受別1;148471591054062人的指正。

  司文的笑容溫暖得像天上的太陽,看得朱迪眼神迷蒙,心底漸起一層綺思幻想。

  見朱迪在發呆,司文在她面前晃了晃手,問:“喂,在想什么呢?”

  猛地回過神,朱迪心驚不已,不明白自己怎么會產生那些奇怪的想法。轉眼之間,朱迪雙目恢復了冷靜,說:“我在想,下次去找林雨晴,用什么開場白比較合適。她已經開始懷疑我了,單一的證據不足以讓她信服。”

  “這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想好了對策,”嘴邊掛著一抹詭詐的笑容,司文說,“半信半疑,才是讓人最糾結的,所以初次交鋒,我們已經贏了。想必這幾天,雨晴一定是輾轉反側,睡也睡不好。”

  “可是當時,她一副很篤定的樣子,好像根本就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的樣子,她能上當嗎?”

  “你之所以不確定,那是因為你不了解雨晴,也不明白一個母親的心。”

  司文笑容篤定,道:“就算知道那是假的又如何,雨晴的心里已經產生了一種幻想,她的寶貝兒子正在里面遭受各種各樣的劫難。只要關心,就會心亂,對方陣腳一亂,我們就有機會下手。”

  聽言,朱迪眼神一瞇,問:“這么說,你是故意弄了個有瑕疵的借口了?”

  “沒錯。之前沒和你說,是擔心你在雨晴面前表現得不夠自然,現在事情已經有了定局,自然沒所謂了。”

  原來如此……

  朱迪之前還納悶來著,以司文的聰慧,怎么能想出那么蹩腳的借口,原來這一切都是他計劃里的。

  想到這,朱迪對司文的敬仰之心更甚,某些情愫好像沖破柵欄的猛獸,根本不受朱迪的控制,洶涌而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舉報后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辽宁11选5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