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這里有妖氣 > 第776章 腌入肉
  老街。

  冥店。

  “放羊娃,你怎么突然這么好心,給俺老羊又買了一箱新的羊舔磚?”

  “這是費隊長自掏腰包買給你的。”

  “咦?說起來最近好幾天沒見到小費了,沒了一本正經的小費可以逗,感覺羊生都沒了高潮,沒了巔峰。”

  見鬼的羊生高潮,羊生巔峰。

  方正額頭垂下幾道黑線。

  “看到這名高考生了嗎?費隊長說只要川譜羊你能替他保護幾天,費隊長除了這次的羊舔磚外,上次你看中的那款鎮店之寶羊舔磚,費隊長也愿意自掏腰包咬牙給你這頭傻羊買下來。”

  冥店里,一人一羊在嘀嘀咕咕。

  而被一人一羊圍在中間的高考生陳志行,則是身體發抖的蜷縮在墻角,一聲不吭。

  身上還纏著不少的繃帶。

  尤其是脖子上戴了個厚厚一圈的固定脖子頸托。

  雖然人被邪靈附體,在陰氣激發身體潛能下,能夠讓人力大無窮,膚堅若鐵,可高考生陳志行上次還是差點被方正砸斷了脖子。

  現在只用戴個頸托已經算是方正手下留情了。

  如果方正真要下死手。

  陳志行現在已經無法活著站在他面前。

  也許是因為接連精神刺激太大,陳志行開始自閉,話少,每天活在自己的恐懼中。

  不過這不需要方正擔心。

  當這次事件徹底結束后,自有人會治療陳志行的心靈創傷,比如,抹掉一些負面的不必要記憶。

  正在嘀嘀咕咕的一人一羊,當川譜羊聽到鎮店之寶羊舔磚時,兩只眼睛猛的一亮。

  一人一羊當即一拍即合。

  川譜羊美滋滋得不行。

  見成功賄賂川譜羊,拉來一苦力,川譜羊感覺自己大賺的同時,方正也感覺自己賺到了。

  慷他人之慨,找一個免費打手,再沒有比這更輕松的了。

  川譜羊一直來頭神秘,就連他都沒有自信能戰得過川譜羊,要不然當初左千戶也就不會放心的離開紂市了。

  當初左千戶之所以放心離開紂市,除了方正返回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川譜羊也在紂市。

  不過,說來也是古怪。

  自從高考生陳志行住進冥店后,接下來的兩天,居然什么事都沒發生。

  川譜羊天天瞪大兩只眼珠子,嚴陣以待,眼珠子都快瞪出紅血絲了,愣是一個不開眼鬼物都沒找上門來。反倒是一直活在恐懼和高壓下的高考生陳志行,在安全環境下,難得的在冥店里舒舒服服睡了幾天。

  方正這才留意到一個細節。

  別看老街兩邊栽滿百年梧桐木,樹冠茂密,常年太陽照不進來,導致老街陰盛陽衰,人氣凋零,一到晚上尤其陰氣森森,像這種地方往往是磁場活躍頻繁,最受鬼物、邪靈聚集,可似乎…陰氣這么重的老街,一直以來都從沒發生過一次靈異事件?

  這老街…看來也決非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這么一想,方正才反應過來,或許,福先生、左千戶、燕赤霞,這些陰司強者共同經營在老街,并非明面上的那么簡單……

  這老街!

  肯定另有大秘密!

  這么一想,方正又想明白了另一件事,或許,費隊長把高考生陳志行特地安排在老街,并非是一時興起,至少費隊長肯定知道些什么,所以才放心把高考生陳志行安排在老街這邊。

  而有他和川譜羊在,就等于是另多了二道保險。

  簡單的說就是,他和川譜羊是買一送二的打折促銷贈品……

  神特么的買一贈二贈品。

  就不能好好比喻自己嗎。

  比如老街和川譜羊才是那兩個額外贈品。

  唔。

  肯定是這樣。

  沒毛病。

  這么一想,方正的心情頓時就好多了。

  只是沒多久,方正的這個心情被打破了。

  因為!

  最擔心的第八名自殺高考生,終究還是出現了!

  這次就連想壓都壓不下去了,這次的高考生自殺地點,居然選擇在了高中母校跳樓,這下直接給社會輿論創造了激烈矛盾的溫床。

  高考生接連自殺,又選擇在高中母校自殺,是不是因為教育出現問題這才導致接連有高考生自殺……

  社會輿論的可怕之處就在于不需要見血,就能口誅筆伐,殺人于無形。

  “川譜羊,我有事出門一趟,如果天亮我還沒回來,你跟衣衣,小黑打烊冥店和隔壁書店,記得留在老街,哪也別亂跑,我白天回來的時候再來接衣衣。”

  “啥?弄啥子呢?”

  川譜羊還沒反應過來,方正已經走沒影了。

  只留下一邊帶娃當保姆,一邊又負責當保鏢的川譜羊,氣得在原地怒噴方正。

  ……

  這次方正決定不再等待,他這次打算來個永絕后患。

  過去一直是福先生他們照顧他和衣衣。

  既然福先生他們暫時不在,那么,這次就由他來守護紂市吧。

  做人要知恩圖報。

  有些原則問題,不是簡單一兩句的茍和咸魚能說得清的……

  方正剛走出老街,在老街外的公交站臺,就看到有一輛泡水車老捷達打著雙閃燈,已經孤零零一輛車的等在清冷夜幕里。

  “小兄弟,你突然把老道喊來干啥?聽小兄弟你那么急的口氣,老道我還以為小兄弟你碰到了什么事,立刻十萬火急就趕來了。”

  呵呵。

  方正臉上一笑:“老神棍,既然你是十萬火急趕過來的,我怎么進車后嗅到了女人護膚品的香味?”

  “雖然老神棍你自作聰明的把窗戶都打開,但那能腌入肉里的香氣,一時半會還沒完全散凈。”

  “小兄弟這都能聞到?小兄弟你是不是單身久了,呼吸一口空氣都感覺是眉清目秀……”老神棍吃驚,最后半句話是嘴里模糊不清嘟囔說的。

  “老神棍你在嘀咕什么呢?”放好吉他背包,已經坐進副駕駛座的方正,目光不善看著駕駛座上的老神棍。

  雖然沒聽清老神棍最后半句話是什么,但他有預感,保準不是什么好話。

  老神棍訕訕一笑,說道:“沒啥,老道我剛才剛好拉了一名順風車乘客,這樣子小兄弟你都能聞出味道來,老道我在夸小兄弟你鼻子靈呢。”

  老神棍關掉雙閃燈,發動車開出公交車站后,開始故意岔開話題的問方正,這次這么急把他叫過來,又讓他把車也開過來,今晚又想去哪里?

  副駕駛座上的方正:“去大堡街道新富路新富小區,也就是高考生陳志行的家。”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舉報后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辽宁11选5出号